先简单回顾下整起事件,熟知此事的朋友可以选择略过。

2018年6月28日,翟天临在微博上用九宫格的图片形式更新了自己的状态,宣布自此别人可以叫自己“dr.Zhai”,这是国际上普通称呼获得博士学位的方式,在硕士学历都显得比较稀缺的娱乐圈,这条状态很快便获得了超14万的点赞数。

一天后,一位自称是翟天临粉丝的网友在知乎上发布了“为什么翟天临博士毕业了,但是却没有搜到公开发表的论文”的求助问题。结果,这一问题并未获得更多人的关注,迅速堙没于公众视野中。

接近两个月后的8月26日,即翟天临蹦出“知网是什么东西”这一金句的那一天,在与粉丝互动的直播间内,有人问起“想问博士论文可否在知网搜到”,翟天临几乎脱口而出的懵逼道:“知网是什么东西,知网是什么东西?”,然后便无所谓的开始回答下一位粉丝的提问。补充一句,知网是在中国尤其是撰写大学毕业论文中,比较主流的查阅搜集论文的网站之一。

我想说的是,翟天临事件表面上是学术造假,诚信丧失,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整个社会的风气和制度存在问题。

首先,是万千粉丝,不仅要看演艺,长得帅,演技好还不够,其他方面也不能差,追捧“人设”当然也包括学历。

随后,是普遍的社会风气,依然唯学历嘛,要最牛、最红,就得参加学历的拼争。谁都想像王力宏那样,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,但是靠才华也可以。

再次,是教育制度和涉事学校的堕落。俗话说“一个巴掌拍不响”, 翟演员事件中,他本人不过一个小指,功利化的大学和商业化的学术研究制度才是幕后的推手和元凶。

不得不说,娱乐圈真的好乱,既俗且滥而且恶的种类齐全。李雪健说得犀利“现今只有娱乐圈,根本没有艺术界了”。

还有那些“包火不冷”的营销号、大号们, 同样的人和事,捧你的是他,毁你的还是他。

可能末了才是当事人和他的经纪人团队和幕后老板的利令智昏。

最后,想起了保罗·福塞尔的《恶俗》里面的一句话,“一位哈佛大学的教授总喜欢摇着头自言自语他说道,糟糕、拙劣、简直恶俗!”